• <fieldset id='mgjzu'></fieldset>
    1. <i id='mgjzu'></i>
      <acronym id='mgjzu'><em id='mgjzu'></em><td id='mgjzu'><div id='mgjz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gjzu'><big id='mgjzu'><big id='mgjzu'></big><legend id='mgjz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dl id='mgjzu'></dl>

      1. <i id='mgjzu'><div id='mgjzu'><ins id='mgjz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ns id='mgjzu'></ins>
        <span id='mgjzu'></span>

          1. <tr id='mgjzu'><strong id='mgjzu'></strong><small id='mgjzu'></small><button id='mgjzu'></button><li id='mgjzu'><noscript id='mgjzu'><big id='mgjzu'></big><dt id='mgjz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gjzu'><table id='mgjzu'><blockquote id='mgjzu'><tbody id='mgjz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gjzu'></u><kbd id='mgjzu'><kbd id='mgjzu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mgjzu'><strong id='mgjz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神秘的青蛇寨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  一、鬼子失蹤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944年冬,寒風凜冽,野草蕭蕭,鬼子一個小隊在黑雲山區追擊八路軍傷病員,其中還有一個受傷的團長。眼看八路軍傷病員被追得走投無路,拐進一個叫青蛇寨的寨子。裝備精良的一小隊鬼子氣勢洶洶追進去後,竟然連槍聲都沒有響一下,統統離奇失蹤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鬼子大隊長黑田大佐得到消息,大為震怒。他命令中隊長奧野半個月之內,蕩平青蛇寨,消滅八路軍傷病員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嗨!”奧野雙腳“啪”的一聲朝黑田立正,“蕩平青蛇寨,消滅八路軍傷病員,不成功便成仁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很快,奧野帶著他的中隊,迎著刺骨寒風,耀武揚威開進黑雲山區,來到青蛇寨後面的一座小山安營紮寨。他站在一個制高點上,舉起望遠鏡仔細地觀察青蛇寨:這個寨子方圓不過二三裡路,由青石建成。寨子前面是條河,河面寬闊,已結著薄冰,其他三面是山,是個易守難攻的地方。寨子裡邊巷子狹窄,青石鋪的小道彎彎曲曲,像條緩緩遊動的青蛇,稱它為青蛇寨名副其實。奧野對著青蛇寨看瞭半天,總也弄不明白,一個頗有戰鬥力的日軍小隊,遇上再厲害的對手,總會激烈對抗一陣吧,怎麼進去後一槍不放就沒有瞭影蹤呢?寨主龍天彪用瞭什麼神秘戰術,一口就把一小隊日軍吞下?奧野放下望遠鏡,獨自尋思,感到迷離又興奮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服役前,奧野是東京一所中學的歷史教師,十分崇拜中國的傳統文化。眼下,他對青蛇寨產生瞭強烈的興趣,這個寨子能讓一個小隊失蹤,一定有著奇特地方。他一定要查出其中原因。直到傍晚時分,他才站起身子,面對青蛇寨高高舉起雙拳,發出“嗷嗷”的嗥叫,發誓一定要踏平青蛇寨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第二天,太陽剛剛升起,奧野就讓他的部下吃飽喝足,全中隊浩浩蕩蕩開到青蛇寨。寨子的圍墻高達二丈有餘,巍峨結實,寨門大開,奇怪的是裡邊一個人影也沒有。奧野吸取前不久一個日軍小隊覆滅的教訓,讓大部隊原地待命,隻挑瞭十幾個精壯鬼子,自己挎著腰刀,舉著推上子彈的手槍,小心翼翼地進入青蛇寨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二、神秘青煙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進入青蛇寨,迎面是條三四尺寬的巷子,地上鋪的青石板已被踩得光溜溜,可見寨子裡不是沒有人,而是很多。兩邊的青石高墻掛著青苔,呈青褐色。可此刻巷子裡還是空無一人,像座死巷。奧野觀察一會,朝前一揮手,十幾個鬼子躬著腰,舉著槍,沿著高墻往裡邊走。誰知道走瞭小半天,又回到瞭老地方。奧野想不明白,昨天明明在後山上觀察到巷道是螺旋形的,可以順著圈子進入寨子中央,可現在怎麼進不去呢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感到新奇又刺激,他就不信找不到進入青蛇寨的口子,又領著鬼子小心地向前走。走瞭一圈,還是回到瞭老地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不但沒死心,反而興趣更濃,品茶似的仔細留心每垛高墻,企圖找到一扇門或一個洞,但一切都是枉然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正當奧野對著高墻茫然不解的時候,死一般寂靜的巷子裡突然發出“絲絲絲”的聲音。奧野大吃一驚,急忙四處張望,但見兩邊高墻的石縫裡冒出縷縷青煙,發出一種異香。可是不過五六秒鐘,鬼子都開始頭暈惡心,眼前的高墻晃動起來,雙腿像踩著棉花團,怎麼也站不穩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大喊:“有毒氣,快跑!”他猛然醒悟,前不久的一小隊日軍,定是被眼前的這股青煙熏倒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領著驚慌失措的鬼子跑瞭一段路後,青煙消失瞭,巷子恢復瞭平靜。奧野驚魂未定,清點人數,少瞭三四個鬼子。他立刻掉轉身,準備回去把熏倒的鬼子拖出去,可連鬼子的鞋都沒有找到一隻。他抬頭看看天,像一溜曲線,陽光燦爛,人飛不上去。再看看兩邊高墻的石縫,緊密得連刀口都難以嵌入,絕不可能從石縫裡伸出手,把熏倒的鬼子拖進去!那麼,上天沒有梯,入地不見洞,兩邊高墻嚴密,被熏倒的鬼子怎麼會蒸發得無影無蹤呢?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初嘗瞭這個青蛇寨的厲害,帶鬼子撤回營地後,認真翻起瞭隨身帶的《孫子兵法》,可各種陣法看瞭個遍,也對不上青蛇寨使的是什麼陣。到瞭晚上,他點上油燈,又翻開《三國演義》,看著看著,他突然一拍大腿,隻見第七十一回中羅貫中寫道:“可激勸士卒,拔寨前進,步步為營,誘淵來戰而擒之……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讀到這裡,奧野的腦子豁然開朗,心中有瞭對付青蛇寨的辦法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三、步步為營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天亮後,奧野把中隊的6門小鋼炮一溜排在山頭上,對準青蛇寨。這種小鋼炮,彈頭能夠鉆透鋼筋水泥建築,對付青蛇寨的青石墻應該足足有餘。奧野的打算是,先由小鋼炮轟寨子的第一圈,轟塌一段出現口子後,再轟第二圈,讓青蛇寨的防守一圈圈縮小,這就是《三國演義》中步步為營的戰法。想到這裡,奧野臉上露出狡黠的笑容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咣——咣——咣——”隨著一面白色小旗的揮動,6發炮彈一齊朝山下的青蛇寨飛去。奧野舉起望遠鏡觀看,發現顆顆炮彈準確地落在青蛇寨的第一圈高墻上,彈點冒起朵朵淡淡的黑煙,接著傳來沉悶的爆炸聲。可是隻見黑煙冒,炮聲響,就是看不到青蛇寨的高墻被轟塌。奧野感到奇怪,又命令打瞭幾十發炮彈,隆隆的炮聲中,青石高墻仍是巍然挺立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深深吸口氣,難道青蛇寨的青石高墻是鋼鐵澆鑄的?他下令停止炮擊,帶著一個小隊鬼子下山,來到青蛇寨前,仔細觀察小鋼炮的落彈點,發現隻是在高墻上炸出一個個小湯鍋似的淺坑。他敲著自己的腦袋,覺得自己跑瞭半個中國,打瞭那麼多的仗,還沒遇上如此堅固的建築物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命令士兵用鋼鎬對著高墻砸,“吭哧吭哧”砸瞭半天,高墻才被砸出個僅能探進一個腦袋的小洞。墻體足有3尺多厚,裡邊全由碎石與石灰、生礬、糯米漿混合澆灌。他知道在中國古代,凡堅固的建築物如橋梁、城墻,帝王將相陵墓甬道的封口,都是這類材料,極為堅韌,歷千年風雨而無裂縫。眼前的高墻那麼厚實,小鋼炮的威力自然無法達到,除非拖來重炮。可這裡是山區,連像樣的路都沒有,拖重炮進來不現實。他在高墻前徘徊良久,臉上又奸詐一笑,決定放棄炮轟,采用第2套方案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在奧野的命令下,鬼子在巷子裡每前進二三十步,就用石灰水在高墻上刷一個大大的記號,以防進入後跑不出來。可是這回怪瞭,巷道暢通無阻,進入到第3圈,才聽到從兩邊高墻石縫裡又“絲絲絲”冒出青煙。奧野詭譎一笑,立刻下命:“戴防毒面具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鬼子屏住呼吸,伸手從背後袋子裡掏出防毒面具,麻利地戴上,再也不用懼怕高墻石縫裡冒出的青煙,加快腳步向內圈進入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當他們順利進入寨子第5圈的時候,鬼子拎著的石灰水快刷光瞭,還是沒有遇上抵抗。奧野放慢瞭腳步,覺得太不正常瞭。就在這時,突然傳來一陣“嗚哇嗚哇”鬼哭狼嚎般的怪聲,由遠及近,由低到高,驚天動地,具有無法抵禦的沖擊力。剎那間,巷子裡的鬼子兵又像中瞭邪似的,一個個東倒西歪,像醉鬼,不知天地,不辨方向,這回鬼子中的毒是怪聲引起的,戴上防毒面具也起不瞭作用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大驚失色,急忙下令拖著倒下的五六個鬼子往回狂奔,幸虧一路刷瞭石灰水做瞭記號,他們才得以沿著窄窄的巷子撤出寨子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這時,奧野突然聽到身後寨子裡傳來陣陣嘲笑聲、歡呼聲。原來,這個寨子並不是空的,寨民一直隱蔽在鬼子的左右,用神奇的戰法讓奧野又一次失敗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感到十分憤怒、羞辱。這場窩囊的、用不上力、像同幽靈打的仗,讓他有瞭一種無可形容的沮喪……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早,奧野發出瞭撤軍命令,狼狽地退回瞭縣城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鬼子撤離後,青蛇寨又恢復瞭活力,百姓紛紛湧上狹窄的巷子歡慶勝利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四、化裝探路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0多天後,一個挑著貨郎擔、搖著貨郎鼓的大胡子中年人來到青蛇寨,穿街走巷做著小生意。他不是別人,正是化裝後到青蛇寨探路的鬼子中隊長奧野。他原本就能說一口地道的中國話,再經過化裝,誰也認不出他是個假貨郎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此刻奧野挑著貨郎擔,搖著貨郎鼓,似乎忘記瞭自己是個日軍中隊指揮官,邊做生意,邊細細地欣賞巷子兩邊古樸凝重的青石建築,心中贊嘆不已。可是到瞭午後,突然烏雲密佈,寒風漸起,下起瞭紛紛揚揚的大雪,巷子裡的人一下消失得無影無蹤,隻剩下孤零零挑著貨郎擔的奧野。他感到十分奇怪,隻是一眨眼間的事,他根本就沒有看清寨子裡的人是怎麼消失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緊緊棉衣,感到徹骨的寒冷。雪越下越大,眼前白茫茫一片,他緊張起來,挑起貨郎擔加快腳步。可是怎麼也找不到出路,總是在兜同一個圈子。這時天色已晚,如果出不去,晚上必定凍死在積雪的巷子裡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就在他感到絕望無援的時候,突然聽到身後傳來“踢踏踢踏”的腳步聲。這聲音不緊不慢,他跑得快,腳步聲跟得快,他停下,腳肯聲也停下,像幽靈似的怎麼也甩不瞭。他幾次回頭張望,飛舞的大雪裡什麼也瞧不見。他全身的汗毛孔收縮起來,再次回頭張望,才看到有團飄忽不定的影子跟在他身後。他驚得頭皮發麻,本能地把手按到腰部,那裡插著一支手槍,朝那團黑影大聲喝問:“誰?是人還是鬼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我是人啊,不是鬼!”黑影走到奧野面前,對他說,“呀,你不是來我們寨子賣東西的貨郎嗎,怎麼還沒有跑出去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終於看清,面前站著一個有點駝背的瘦削老人,臉色慈祥,對他並沒有惡意。奧野懸著的一顆心放下瞭,裝出一臉苦相說:“是呀,老人傢,你們這個寨子怎麼這樣怪,走得進來,卻走不出去,要不是遇上你,我隻能凍死在巷子裡瞭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說:“是呀,雪下得這麼大,如果在屋外過夜,非把你凍死不可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連忙央求老人:“老人傢,你送我出去吧,我給你錢。”他從口袋裡抓出幾塊銀元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把銀元一推,告訴他:“就是送你出瞭青蛇寨,這前不著店、後不著村的,天寒地凍,你到哪裡去過夜?況且,這山野裡有狼,你一個人趕夜路很危險,倒不如去我傢住一晚,明天一早送你出去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聽瞭大喜,這真是個好機會,到時見機行事,便在大雪裡七拐八彎跟著來到老人傢裡。老人燙瞭一壺酒,炒瞭兩樣菜,替客人壓驚。奧野一面喝酒,一面故作漫不經心地問:“老人傢,剛才我迷在巷子裡,你是怎麼知道的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呷口酒,舉起一支蠟燭,說瞭聲:“客人,跟我來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好奇地跟著老人來到後面一間小屋,發現地上有個碗口大的洞。老人說:“客人,把耳朵貼上去聽聽,看能聽到什麼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俯下身,把耳朵貼在洞口,隻聽到洞裡發出“嗡嗡”的聲音,有時高,有時低。“洞裡有什麼?”他疑慮地抬起頭問老人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告訴他:這小屋中間,埋著一口大肚小口的水缸,這缸是專門用來監聽寨子裡的腳步聲。寨子裡的人跑慣瞭青石板路,落腳的聲音勻稱自然,若是外地人進寨,落腳時快時慢,聲音時高時低,一聽就能辨別。剛才老人聽到瞭奧野的腳步聲,就知道有客人迷路瞭。這缸傢傢戶戶都有,一代代傳下來……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來瞭興趣,問:“你們為什麼要埋這種缸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告訴他:“青蛇寨地處大山深處,常有匪盜進寨騷擾。傢傢埋口聽音缸,一聽一個準,防備匪盜十分管用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喝口酒,故意裝出驚訝的神色問:“老人傢,這青蛇寨果真十分稀奇,你能給我說說它的來歷嗎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“嘿嘿”笑瞭聲,驕傲地把青蛇寨的來歷細細道來:明末,南京有個姓龍的大老板,帶著傢族躲避戰亂來到黑雲山區。山區雖然沒有兵亂,但也不安寧,於是龍老板親自設計並建築瞭這座蛇形寨子。建築材料取自後山的青石,因此這個寨子又叫青蛇寨。龍老板的後代一代代按照前輩的藍圖自蓋房子,才慢慢形成目前這個規模。也正因為盜匪進不瞭青蛇寨,進來瞭也出不去,才使得龍傢代代不受侵擾,安然無恙……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五、破獲秘訣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又裝出很感興趣的樣子問:“老人傢,聽說前不久有一小隊日軍進入青蛇寨,一個也沒有跑出去,有這樣的奇事嗎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又笑呵呵地回答:“有啊,日本小鬼子瞎瞭眼,自找死路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都死啦?”奧野驚得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說:“那倒沒有。我們青蛇寨有條規矩,如果你不傷人,我們也不傷害你。這小隊鬼子進寨後沒來得及打槍,就一個個束手就擒,因此,我們青蛇寨的寨主龍天彪便把他們關在寨子中央的屋子裡……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暗暗松口氣,又問:“聽說他們是為瞭追趕八路軍的傷病員,還有一個負傷的八路軍團長,是不是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是呀,八路軍的傷病員和王團長正分在一傢傢養傷呢。嘿,住在我們青蛇寨,不是我誇口,堪稱銅墻鐵壁,比任何地方都安全!”老人自豪地拍拍胸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聽到這裡,奧野又試探著進一步問道:“老人傢,這個寨子為什麼外人進不來,進來瞭又跑不出去,奧妙到底在哪裡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警惕起來,搖搖頭說:“這個你就別問瞭,進出的秘密不能告訴你,這是老祖宗傳下的規矩,任何人也不能毀瞭寨子當罪人。天不早瞭,睡覺瞭,天一亮我就送你出去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急忙從口袋裡摸出一隻金燦燦的金戒指,對老人說:“我是個做生意的中國人,見你們寨子的生意好做,以後還想來。如果進不瞭也出不去,生意就做不成瞭。你就幫幫我吧,我不會虧待你的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看著金燦燦的戒指,心似乎有點動瞭,但又搖搖頭,把戒指推開。奧野裝出下決心的樣子,又摸出一塊骨牌大的金磚,放低聲音說:“老人傢,人活在世上,不就為過上好日子嗎,這筆交易你不會吃虧的,我隻圖個來去自由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終於在金戒指和金磚的誘惑面前動搖瞭。他用手指醮著酒,邊畫邊告訴奧野:這青蛇寨初看一圈圈的,一共有18圈,像條遊動的青蛇,平時沿著青石板道能進能出,如果遇到盜匪來騷擾,那麼立刻會被兩邊的活動墻封住,進不得又退不出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墻壁由青石砌成,怎麼能活動?力大無窮的神仙也推不動啊!”奧野驚奇得瞪大眼睛,這可是進入青蛇寨的秘訣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摸摸下巴,看瞭一眼奧野,呷口酒說:“活動墻都是木板呀,塗上同青石一樣的顏色,外人哪裡看得出?活動的木板隻需一個男子就能在眨眼間搬動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啊!”奧野聽得驚呆瞭,又問,“可你們如何看得出哪一垛墻是塗上顏色的木板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又醮瞭酒,在桌子上畫的圖上點瞭幾下,說:“這裡就有塊活動的墻壁,隻容一身,有專人負責打開和關閉。寨子裡的人在緊急情況下,一拍即開,開後即閉,快得讓你眼睛都看不清。如果有外人,施放青煙熏倒你就是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心裡一跳,趕緊問:“什麼青煙有那麼厲害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“嘿嘿”笑著回答:“在我們山裡,能迷倒人的草多的是,傢傢平時都大量采摘曬幹瞭備用,一有情況就點上放煙……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明白瞭,又問:“那麼,活動墻的位置如何辨別呢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回答:“很簡單,從進入寨口起,每隔100步,兩邊都有塊活動板墻。進入下一圈,兩邊活動板墻分別向前移動5步。青蛇寨一共18圈,依此類推,隻要記住,你就不會跑錯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要是這活動墻的秘密萬一被人識破,怎麼阻止外人進入?”奧野抑制不住滿心激動,繼續問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那方法多瞭,除瞭剛才我說的施放毒煙,還有更厲害的一招:寨子傢傢戶戶有支用山莉竹做的笛子,它有丈把長,全傢人合著吹。這山莉竹的管壁特別薄,加上音調獨特,全寨子二三百支笛子一起吹,寨子的高墻都要抖動,讓歹人頓刻失去神智,寨外的人都稱它為魔笛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那麼,你們自己為什麼不受傷害呢?”奧野臉上露出驚訝之色。他帶著一小隊鬼子第二回進入青蛇寨,遇上的應該就是駝背老人所說的魔笛瞭,果然厲害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老人解釋:“我們吹笛的時候,人人耳朵裡都塞上從後山采來的一種草球,笛聲再厲害,腦子也不會犯糊!”說著,他就拿出那種草球讓奧野看,是個白色絨球,看上去像蒲公英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當天晚上,奧野心花怒放,他想得到的都得到瞭。第二天一大早,雪停瞭,巷子裡積瞭厚厚一層雪,駝背老人把奧野送出瞭青蛇寨……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六、甕中捉鱉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3天後,奧野又帶領鬼子氣勢洶洶卷土重來。為瞭防止魔笛,他讓士兵都按青蛇寨駝背老人說的那樣,從山上采來蒲公英那樣的白色草球,各自藏好備用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的中隊進入青蛇寨寨口後,他想試試駝背老人有沒有騙他,就按老人說的那樣,向前走瞭100步,然後輕拍看似同青石差不多顏色的墻壁,裡邊果然發出空洞的響聲。他再用力一推,奇瞭,墻壁移動,出現瞭一個可容一個人出入的空洞……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欣喜若狂,立刻帶著他的中隊快速穿過空洞,就這樣一直順利地進入到第5圈,空蕩的巷子裡才響起“嗚嗚哇哇”的魔笛聲,企圖阻止他們繼續進入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心裡暗笑這青蛇寨寨主龍天彪也就這兩招。他立刻命令鬼子兵把白色草球塞進耳朵,寨民這回吹的魔笛當然失靈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當奧野帶著他的中隊順利進入第8圈的時候,還沒有遇上絲毫抵抗。奧野困惑瞭,尋思:難道青蛇寨主龍天彪害怕瞭?退縮瞭?奧野抬頭看看,天高雲淡,高墻靜靜地矗立在兩邊,在青石小道上投下濃重的陰影。他像嗅到瞭什麼詭異的動靜,突然大喊:“停止前進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幾乎在同時,傳來驚天動地的擊鼓聲,夾著“活捉鬼子!不要讓鬼子跑瞭!”的呼喊聲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巷子兩邊的高墻上,剎那間密密麻麻站滿瞭寨民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。接著,高墻上如雨點落下大大小小的石塊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驚疑之後又十分興奮,青蛇寨的人終於出現瞭。由於鬼子兵都戴上瞭鋼盔,奧野根本不擔心他的士兵出現頭破血流的局面,命令士兵向高墻上開槍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這時,在窄窄的巷子裡,200多個鬼子,200多條槍,一齊朝高墻上的寨民射擊,槍聲密集得像大鍋炒芝麻。高墻上的寨民不斷倒下,又不斷站起來。大約五六分鐘後,寨民一下消失瞭,也就是說,活著的人都撤向後圈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下令乘勝追擊,進入第9圈、第10圈、第11圈……雖然一路上遇上寨民拋石頭的零星抵抗,但抵抗漸漸稀少,終於在接近寨子中心二三圈的時候,高墻上抵抗的人影一個也不見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大喜,估計青蛇寨的人被消滅得差不多瞭,寨子的中心圈就在眼前,也就是駝背老人所說的,一個小隊日軍就關在那裡的房子裡。到時候,他除瞭救出日軍外,還能活捉寨主龍天彪、八路軍傷病員和受傷的八路軍團長,立下如此大功,他將受到黑田大佐的獎賞和提拔。正當他興奮得手舞足蹈時,又突然聽得一陣“當當當”的鑼聲,在青蛇寨上空清脆而激越。奧野急忙張望,發現兩邊高墻上一下出現瞭排得密密的黃色大傘,隨著有節奏的鑼聲,黃傘後面發出陣陣吶喊聲:“小兔子,你們的死期到瞭!”“投降吧,你們跑不瞭啦!”“活捉奧野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顯然,在一把把大黃傘後面,隱藏著青蛇寨的寨民。奧野怎麼也想不通,剛才一圈圈的打進來,高墻上的寨民一批批的倒下,一個寨子的老百姓也不過如此數目,難道裡邊藏著千軍萬馬不成?他再仔細朝一把把大黃傘看去,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,無非是中國古代打仗時用的擋箭牌。這麼一想,他又暗笑起來,青蛇寨的寨主龍天彪真蠢,就像當年義和團抵抗八國聯軍那樣,如此黃傘擋風雨尚可,如何抵擋得住現代洋槍洋炮?他抑制不住滿心狂喜,大聲命令:“射擊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頓時,鬼子200多條槍一齊朝黃傘開火,熱鬧得像過新年放鞭炮似的。可是,讓奧野目瞪口呆的怪事出現瞭,兩邊高墻上排列得密密的黃傘竟然一動不動,沒有一把傘被子彈擊穿。這些黃傘難道是鋼傘,打不穿也擊不垮?奧野發瘋似的喊:“射擊!給我把這些刁民全殺光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就這樣,激烈的槍聲又持續瞭10多分鐘,鬼子的槍聲漸漸稀下來,最後戛然而止,鬼子的子彈全部打光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啊,鬼子子彈打光瞭!”“活捉奧野!”“小鬼子,快投降吧,不然死路一條!”高墻上黃傘後面的寨民一齊伸出腦袋呼喊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從癲狂中清醒過來,他明白自己輕敵的致命錯誤,他的中隊被青蛇寨寨主龍天彪一路引誘,步步深入,子彈告罄,手裡隻剩下刺刀。可刺刀又有何用,根本夠不著高墻上密密麻麻的寨民。他感到陣陣驚惶,急忙命令後撤,可是這時他們再也找不到塗著綠色的活動板墻。在這狹窄的巷子裡,鬼子成瞭甕中之鱉,青蛇寨即使不動一刀一槍,他們也得餓死、渴死、晚上凍死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七、邪不壓正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又一陣鑼聲過後,高墻上突然出現瞭前幾天向奧野出賣寨子秘密的老人。此刻他的背不駝瞭,挺立在高墻上,雙目生光,威風凜凜。他的身旁站著個八路軍軍官模樣的人,腰裡插著手槍,濃眉大眼,十分威武。那個老人對高墻下瞪著傻眼的奧野大聲說:“奧野,我就是青蛇寨寨主龍天彪,我身旁的人就是你們要抓的八路軍王團長。如果你們有插翅飛上來的本領,就統統上來吧,我同王團長保證一動不動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王團長微笑著朝奧野點頭:“奧野先生,中國有句話,識時務者為俊傑。希望你看清形勢,放下武器,我保證你和你的部下人身安全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不,我絕對不會投降的!”奧野“嗖”的一聲拔出腰刀,朝高墻上喊,“龍天彪,在我向天皇殉職前,隻想弄個明白,為什麼我進來瞭卻出不去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龍天彪摸摸下巴說:“狡兔三窟,兵不厭詐,你應該明白吧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咬咬牙,點點頭又問:“我們皇軍進瞭你們青蛇寨,你們的寨民被我們打得一批批倒下,一個寨子方圓不過二三裡,青蛇寨究竟藏有多少人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龍天彪呵呵笑瞭,回答奧野:“很簡單,我們紮瞭百把個草人,穿著衣服,人躲在下面,你們一打槍,草把就倒下,退到後一圈,為的是引誘你們步步深入,也是為瞭消耗你們的子彈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驚傻瞭,又問:“那麼,你們最狠的一招,那一把把黃傘是用什麼特殊材料制作的?那麼堅固,子彈都打不穿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龍天彪哈哈大笑:“那黃傘呀,用生牛皮先在桐油裡浸3個月,幹透後再用生漆反復刷幾十遍,最後把3層牛皮疊制成黃傘,堅韌結實,子彈打上去,不是吱溜一聲滑飛,就是被厚厚的牛皮牢牢卡住,哪裡傷得瞭人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天滅我呀!”奧野為自己受到龍天彪的愚弄羞愧難當,瞪出血紅的眼睛大喊,“你們中國人大大的狡猾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八路軍王團長雙手叉腰,嚴肅地說:“這不是狡猾,是我們老祖宗傳下的智慧,可笑你們這些侵略者,在中國人的智慧面前隻能是失敗的下場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突然高高舉起戰刀,仰天朝高墻上大喊:“龍天彪,我不服氣!你的下來,我們來場決鬥,一對一。如果我贏瞭,你讓我的中隊撤出去,我以後再不來犯;如果我輸瞭,我的中隊統統繳械投降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好,奧野,我答應你,讓你輸得服氣!”龍天彪說罷,從高墻上輕輕一跳,穩穩地落在巷子裡的奧野對面,笑笑朝奧野說:“奧野,怎麼鬥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在日本受過嚴格的格鬥訓練,一看眼前的龍天彪瘦瘦的,身子骨輕輕的,心裡有瞭幾分把握。這可是關系到他和整個中隊的生死命運,他深深吸口氣,暗暗告誡自己:“一定要贏,一定要為天皇陛下爭氣!”“咣當”一聲,他把戰刀扔到青石板上,說:“我們來摔跤,三比零才算勝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龍天彪點頭回答:“好,主隨客便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一場中日格鬥開始瞭。奧野使的是野蠻的硬功,龍天彪用的是柔功,忽左忽右躲過奧野的險惡招數,同時出其不意地向奧野攻擊,奧野連續兩局都重重摔倒在青石板上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高墻上的寨民拍手歡呼:“奧野,服輸吧,饒你一命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龍天彪拍拍身上的衣服,朝奧野說:“奧野,我勸你一句,到此為止,你已經輸定瞭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爬起來,眼睛血紅,歇斯底裡地喊:“不!龍天彪,你不要高興得太早瞭,還有一局呢,若我贏瞭,再比下去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好!”龍天彪說:“來吧,我站著不動,如果被你擊倒在地,就放你們出去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好,你龍天彪說話要算數!”奧野懷著最後的希望,開始攻擊龍天彪。哪裡知道,瘦瘦的龍天彪像根頂天立地的石柱子,任力大無窮的奧野用頭撞、用拳擊,用腿踢,他當初訓練時所有的路數都用上瞭,龍天彪卻雙手抱胸,笑瞇瞇地巍然不動。這時,兩邊高墻上的寨民又發出雷鳴般的聲音:“奧野,你輸瞭!”“奧野,別白費力氣瞭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巷子裡的鬼子見奧野取勝無望,端起刺刀發出“嗷嗷”的絕望叫聲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也就在這時,奧野突然一個倒地,抓起格鬥前扔下的戰刀,嗥叫著向龍天彪劈去。與此同時,十幾個鬼子也舉著刺刀一齊刺向赤手空拳的龍天彪,龍天彪命懸一線。高墻上的寨民“啊”的一聲喊,心都吊到嗓子眼。這個狗日的奧野,說話不算數,寨主龍天彪上當瞭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八路軍王團長在高墻上用駁克槍指著奧野憤怒地喊:“奧野,放下你的屠刀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奧野哪裡肯聽,舉刀高高劈下。龍天彪不慌不忙,側身讓過,可鬼子的十幾把刺刀卻同時刺過來,眼看龍天彪危在旦夕。在高墻上寨民的一片驚呼聲中,龍天彪突然身子一縮,躥到半空,張開雙腿,“嚓嚓嚓”把鬼子的刺刀踢得滿天飛,最後又落到驚得目瞪口呆的奧野跟前,笑瞇瞇說:“奧野,這下你該服瞭吧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高墻上的王團長放下瞭心,大聲警告奧野:“奧野,你已經看到瞭,中國人不但有智慧,更有無法抵禦的勇氣,這是任何敵人都征服不瞭的。中國人不殺俘虜,你趕快叫你的部下投降吧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不!”奧野揮起戰刀,朝鬼子嚎叫,“為天皇盡忠的時刻到瞭!”說完剖腹自殺。他身邊的日軍紛紛跪下,舉起瞭武器……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第二天,巷子裡鬼子的污血已經被沖刷幹凈。鮮紅的太陽升起來,巍巍青蛇寨,在陽光下昂然挺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