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cronym id='60npw'><em id='60npw'></em><td id='60npw'><div id='60np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0npw'><big id='60npw'><big id='60npw'></big><legend id='60np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 id='60npw'></i>

    1. <i id='60npw'><div id='60npw'><ins id='60npw'></ins></div></i>
    2. <fieldset id='60npw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tr id='60npw'><strong id='60npw'></strong><small id='60npw'></small><button id='60npw'></button><li id='60npw'><noscript id='60npw'><big id='60npw'></big><dt id='60np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0npw'><table id='60npw'><blockquote id='60npw'><tbody id='60np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0npw'></u><kbd id='60npw'><kbd id='60npw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dl id='60npw'></dl>

          <span id='60npw'></span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60npw'><strong id='60npw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ns id='60npw'></ins>

            蟒血花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3

                青州城有個青鶴觀,原本是個道觀,後來道士都沒瞭影,空下來的青鶴觀,倒被一夥耍雜耍的占瞭巢。主事的叫鐵常青,最近惹上瞭麻煩。雜耍團在牛員外傢表演頂缸時,缸倒瞭,把院中的一床春秋涼席給砸爛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原本以為隻是塊普通的石板,哪知牛員外非說那石板是冬暖夏涼的春秋涼席,可不是平常的奇石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鐵常青也沒有辦法,隻好任牛員外開口。牛員外看著整個雜耍班的破行當,怕也榨不出什麼值錢的東西,就摸著山羊胡子,讓鐵常青寫下一張欠條,寫著鐵常青欠他一條命,待他需要時再償還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為瞭雜耍班,鐵常青隻得答應。回到青鶴觀後,雜耍班都無精打采的,區區一塊石板,就要人命抵償,大夥都為鐵常青抱不平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時年,正是朝廷大赦天下囚徒之時。青州城衙門也放出瞭十幾個犯人。犯人當中,有個叫李枯蒿的,此人以前在青州城可是出瞭名的捕蛇人,隻因用蛇膽毒死瞭青鶴觀主,被囚禁瞭十年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枯蒿一出獄牢,也沒處可去,不知不覺就走到瞭青鶴觀。他這才發現,如今,棲風宿雨的青鶴觀被一夥人占瞭。雜耍班在道觀空曠地集結訓練,刀斫、火溜、碎釘、吞劍,鐵常青正在督促他們練功,李枯蒿在暗處盯著他們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鐵常青也發現觀內有個影子,正等發問請他出來時,李枯蒿卻擲出一粒石子,隻聽的一聲,屋頂驚飛一隻朱雀,接著又垂落一個繩狀物體,滑溜溜的,原來是一條毒蛇,那蛇被石子打瞭七寸之處,一下子斃瞭命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這位好漢,身手好敏捷,一粒石子,準星十足,佩服。鐵常青抱拳道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枯蒿長得矮小,穿一身囚服改裝的衣服,有點不倫不類,倒是一雙小眼睛,透著一股陰冷的智慧。他拍瞭拍手上的灰塵:承讓,情急之下,若有驚擾各位,也請諒解老朽的出醜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枯蒿捏著蛇的筋骨,涎水直流。他向鐵常青借過鍋,在院中支起架,幾下剝瞭蛇皮,剔掉瞭蛇筋骨,鍋底就隻剩下一鍋蛇肉,好不誘人。最後,李枯蒿用一條細線把蛇膽掛在瞭屋簷下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鐵常青看李枯蒿的殺蛇功夫實在瞭得,指著那個晃動的蛇膽說:那可是個好東西。李枯蒿卻懊惱道:我因之蒙冤,坐瞭十年的監牢。鐵常青恍然大悟,忙問:難道你是捕蛇人李枯蒿?李枯蒿點瞭點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這就算是與鐵常青打瞭交道,李枯蒿也寄居在瞭青鶴觀。二位井水不犯河水,倒也相安無事,隻是鐵常青的雜耍班從外頭回來,總會多打一兩的燒酒,而等待他們的,則是李枯蒿的一鍋鮮美的蛇湯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鐵常青生性溫和,很少把人往壞處想。不過李枯蒿每到子夜時分,總會像幽靈一樣,在青鶴觀遊蕩,似在找尋什麼東西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這晚,鐵常青故意從柱子後面走出來,發出咳聲。李枯蒿撬磚的手,才不得不停下來,他說:我活動活動筋骨,害得鐵班主沒能睡個安穩覺,實在對不住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能否告知詳情?鐵常青板著臉。李枯蒿苦笑道:我在尋地龍!地龍是青州捕蛇界的術語,那是蟒蛇的尊稱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李枯蒿解釋道:十年前,青鶴觀主臨死時對在下說過,這青鶴觀的地下室,養著一尾地龍,是青鶴觀看傢護院的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鐵常青聽後,有些雲裡霧裡。李枯蒿拍拍鐵常青的後背,說:班主去休息吧,天快亮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隔天,日上三竿,鐵常青才困倦地爬起床。不料,牛府的管傢正在青鶴觀外等著他。一見到鐵常青,管傢吩咐道:鐵班主,牛員外請你過去一趟。鐵常青隱約覺得壞事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到瞭牛府,鐵常青才得知,牛公子因去郊外踏青,偶遇一美貌小姐,遂心生歹念,把人傢逼入一枯房內,欲行不軌之事,幸好丫環跑去叫瞭一幫人過來。牛公子慌不擇路,竟跌落進埋在地下的一口甕中,兩條腿被甕中的老鼠啃得七零八落,雖被救瞭上來,卻渾身發燙,滿嘴胡話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牛員外請瞭名醫來瞧病,名醫診斷後,搖頭嘆氣地說:牛公子已病入膏肓,鼠牙上的毒涎,遊走在身體內,除非找到一味特效奇藥蟒血花當藥引子,不然已無回天之術。牛員外趕緊廣發懸賞佈告,並找來瞭欠他一命的鐵常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