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yctz8'></i>

<ins id='yctz8'></ins>
  • <dl id='yctz8'></dl>
    <span id='yctz8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yctz8'><strong id='yctz8'></strong></code>

  • <tr id='yctz8'><strong id='yctz8'></strong><small id='yctz8'></small><button id='yctz8'></button><li id='yctz8'><noscript id='yctz8'><big id='yctz8'></big><dt id='yctz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ctz8'><table id='yctz8'><blockquote id='yctz8'><tbody id='yctz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ctz8'></u><kbd id='yctz8'><kbd id='yctz8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yctz8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yctz8'><em id='yctz8'></em><td id='yctz8'><div id='yctz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ctz8'><big id='yctz8'><big id='yctz8'></big><legend id='yctz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i id='yctz8'><div id='yctz8'><ins id='yctz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山中奇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  魏五在乾隆時期在淮南一帶以技擊聞名,尤其善於騎馬和射箭,瞭解馬語,和薛三、張飲源齊名,當時的人稱他們為“魏馬、張刀、薛硬弓”。

              魏五最初不懂馬語,少年時當過無賴,後來改過自新,到清河縣做捕役,因為善於捉拿盜匪而號稱名捕。

              江蘇佈政使莊目旬,帶著傢眷到金山和焦山遊覽,正好碰到長江漲水,便抓來一些農民拉船,動作慢瞭就鞭打他們,那時正當農忙,農民們都苦不堪言。有一名壯士自動前來拉船。他推開眾人,單獨牽著船的纜繩走,迅疾如風。將要渡到對岸時,他縱身一躍,跳上船,左手把舵,右手牽著篷索,一下就把船靠到岸邊瞭。莊目旬大為高興,要重賞這名壯士,壯士笑道:“我不需要什麼金錢的獎賞!”他拿出一張一尺見方的白紙,說:“麻煩你在這張空白的紙上蓋一個官印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胡來!”莊目旬非常驚訝,“官印怎可亂用?何況官印也不在我這裡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一定要蓋印,而且官印你已經帶來瞭,就放在行李箱裡面,你為什麼要騙人呢?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不知道我是天子的命官嗎?”莊目旬怒叱道,“你想造反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哼!”壯士也生氣瞭,嗤之以鼻道,“姓莊的,你也隻不過是一個小人,假借天子的威風來嚇唬人!”

              莊目旬用眼睛示意左右將他拿下,壯士揮瞭揮衣袖,左右的兵卒就全都躺在地上瞭。他徑自進入船艙,取出行李箱用手掌一劈,箱子立即破裂,官印露瞭出來,他朝白紙上蓋瞭一個大印,然後踏波如平地般,徒步離開瞭。莊目旬帶來的十幾個侍衛,都呆呆地望著他,沒有一個人敢上前攔阻。

              莊目旬受瞭這一場驚嚇,命令船夫轉舵回去,船夫報告船舵已經壞瞭,正派人修理,直到第二天才開始返回省城。莊目旬暗中派人去尋訪那名壯士,一直都沒有下落。過瞭一個多月,川沙廳來瞭一封公文,說奉命免收東部低地居民的錢糧,現已完成命令。川沙因為最近受海嘯侵襲,人民流離失所的很多,才請命免征,但莊目旬因為虧空公帑很多,並沒有答應川沙居民的請命。現在公文忽然下來說奉命免征錢糧,他很生氣,但官印已蓋瞭,無可奈何,便征求善於緝捕的人去抓那名壯士,有人推薦瞭魏五。

              莊目旬生性嚴厲,做事不稱職,就會受到他的責罰,因此很多人都替魏五擔憂。魏五年少氣盛,不顧一切後果去見莊目旬。莊目旬將情形告訴他,並說:“你應當去強盜窩尋找這個人!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種行為,必不是強盜所為,在強盜窩裡是一定找不到的,而應當去村野之中查訪。”魏五直率地回答。莊目旬的左右衛士爭相看著他,示意他不要和莊目旬爭辯,以免大人發怒,魏五裝作不知情,又說:“做這件事的一定是川沙人!他目睹鄰居們遭受海嘯的災害,才想出這種辦法來救濟鄉民。大人應當假裝誇獎他,嘉許他的膽識,他一定會聽到消息而自動前來,這樣就很容易得到他瞭!”

              “似乎言之有理,你就替我去查訪一下吧!”莊目旬並沒有發怒。

              於是,魏五頭戴鬥笠,假扮成一位鄉下人,四處偵察。他得到卜卦人的啟示,南行錢塘江,進入刮蒼,遇見一位道士,便前去詢問,道士對魏五說:“你所要找的人是什麼樣子?”

              魏五將那名壯士的年齡面貌形容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是我的徒弟!”非常出乎意料,那名壯士竟然是道士的徒弟。“你若想找他,何不隨我一道來?”說完,道士就拉著魏五的手沿著石壁往上走。俯視萬仞之下,風聲颯颯,魏五非常恐懼,天色漸漸暗瞭下來,山谷中也起瞭濃霧,伸手不見五指,幸虧道士引路,才不至於墜落山谷。

              不知走瞭多久,來到一個地方,群山環繞,宛若一座城鎮,地勢平坦,往來的人很多。道士引魏五進入一間房屋,叫他暫時住下,並說:“我的徒弟已經出去瞭,你安心住下來,不要到別的地方去,他要三天以後才來,你就在這裡等他吧!”

              道士離開後,魏五仍然無法成眠,起床點燃蠟燭審視房間,見四面墻壁上排列的都是些書籍,他抽出幾本來看,全看不懂,又去翻閱別的,找到一本書,是講述馬的形體性情及它們的聲音。魏五本就喜歡騎馬,看瞭這本書,覺得很有趣。天亮的時候,道士開門進來,見魏五正展卷閱讀,微笑道:“官府中的人,都像你一樣是書呆子,秉燭整夜讀書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這些書我都看不懂,獨有這本我略懂一二。”魏五解釋道。

              “嗯!這本書你倒可以看看。”道士上前看瞭看書的內容,並舉瞭幾個問題問魏五,魏五答對瞭十之二三,道士就為他講解書中的內容。

              這樣又過瞭一天,道士忽然帶瞭一個人進屋來,看那人的形貌,正像莊目旬所說的。道士把講解馬語的書交給魏五,並命令那個人跟著魏五走,魏五根本不知道路徑,那人挾帶著他,由絕壁下山,來到大路。魏五非常佩服壯士的絕技,途中屢次想要拜他為師,而壯士隻是談笑風生,好像沒有什麼事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到達江蘇後,莊目旬一見果然就是強蓋官印的壯士,立即令人將他綁縛起來審問,他都坦承認罪,另外還有幾宗重大案件,莊目旬試著詰問他,他也立即承當下來,於是他被判瞭死刑。

              魏五懷念道士在山中招待他的情誼,擺瞭酒食款待壯士,言談中哭瞭出來,壯士卻笑道:“我就要解脫瞭,你不祝賀我,為何卻哭瞭?”

              魏五懷疑其他的案子不是壯士所為,壯士笑瞭起來:“官府若無法找到真正作案的人,就會冤枉平民,我一個人承擔所有的罪,豈不幹凈利落?況且我就是抵罪,真正的強盜又哪能逃脫我的手掌心?”

              魏五嘆息而去,那名壯士過瞭幾天就被斬首瞭。魏五由於破案有功,擢升為都司,但他一想起道士與壯士的情誼,就感傷不停。

              幾年以後,有客人來拜訪魏五,就是從前那名壯士,說奉瞭師命來討回書籍。魏五懷疑他是鬼魂,他大笑道:“以前你認為我是川沙人,如今你又認為我已死瞭,你萬萬沒有想到,在行刑的前一天夜裡,我抓著瞭真正的強盜,設法使他代替我,而我逃瞭出去,連行刑的人都不知道呢!”

              魏五聽瞭,感到非常欣慰,便拿出書還給壯士,又詢問他的師父現在何處,他沒有回答,掉頭而去。從此,魏五因精通馬術而享譽江南,最後做到總兵鎮守狼山,死在任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