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 id='djvj5'><div id='djvj5'><ins id='djvj5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fieldset id='djvj5'></fieldset>
      <ins id='djvj5'></ins><acronym id='djvj5'><em id='djvj5'></em><td id='djvj5'><div id='djvj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jvj5'><big id='djvj5'><big id='djvj5'></big><legend id='djvj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dl id='djvj5'></dl>

        <code id='djvj5'><strong id='djvj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djvj5'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djvj5'></span>
        1. <tr id='djvj5'><strong id='djvj5'></strong><small id='djvj5'></small><button id='djvj5'></button><li id='djvj5'><noscript id='djvj5'><big id='djvj5'></big><dt id='djvj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jvj5'><table id='djvj5'><blockquote id='djvj5'><tbody id='djvj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jvj5'></u><kbd id='djvj5'><kbd id='djvj5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海瑞智破丁香案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  明嘉靖年間,海瑞任淳安縣令。淳安城西有一處繁茂的丁香園,每到春天,丁香綻放,花香醉人。俊男靚女們不顧男女授受不親,藏身樹叢,盡享甜蜜時光。直至夜深,一些情侶仍流連忘返。

              看園的老金頭喜好喝酒。這天傍晚,正在醉意朦朧時,忽聽到園中有哭聲。涼風陣陣,哭聲忽顯忽隱,鬼泣一般。老金頭猛灌兩口酒,壯起膽來,躡手躡腳地想去探個究竟。轉過幾處樹叢,發現一對男女坐在地上摟抱在一處。女的哭訴道:“怎麼辦,你快想法子啊!”男的隻是一個勁兒地嘆氣:“都怪我窮,沒錢去考舉人,被你爹瞧不起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聽瞭一會兒,老金頭知道瞭原委。原來,女的是城裡大鹽商曹榮的女兒曹麗靜,男的是秀才胡文峰。這胡文峰少年時就中瞭秀才,因傢道中落,一直湊不足去考舉人的盤纏。曹榮知道女兒愛上瞭這個窮小子,頓時暴跳如雷,揚言要到衙門告胡文峰誘騙良傢婦女。二人想不出求曹榮接受他們的辦法,隻好來這園中互訴愁腸。

              老金頭輕咳兩聲,上前說瞭些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勸慰話。那二人謝過,悶悶離去。

              過瞭幾天,他倆送來幾壇酒,說是對老金頭的誠心安慰表示謝意,之後就再未露面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一個叫顧偉的小夥子跑來說,昨晚他帶女伴來園中遊玩,在園門口兩人分手,他去買吃食,女伴獨自進園。分離的工夫並不長,待他進園卻找不到女伴瞭,直到現在也沒見女伴的蹤影。他問園子裡是不是有暗道。老金頭說哪有什麼暗道,隻是園大樹茂,極易藏人,要是故意捉迷藏,那就很難找瞭,說著就帶著顧偉再去找。可挨個樹叢找過去,還是沒有。顧偉隻好出園子到別處找瞭。

              又過瞭一天,又有人來說昨夜女伴在園中失蹤。老金頭聽瞭一陣心悸,趔趄瞭好幾下才站穩,忙去衙門報瞭案。

              海瑞聽瞭老金頭的敘述,感覺案情重大,召集衙役、仵作趕往丁香園探查。

              搜遍瞭園中所有角落,也沒找到蛛絲馬跡。海瑞凝眉思索片刻,讓衙役找來棍棒敲擊樹根旁的地面。敲著敲著,敲出瞭空洞聲。用鐵鍬鏟開這塊地皮,發現隻是一層薄土,覆蓋著下面的一塊石板。撬起石板,見下面是條暗水溝。順溝掘開幾段石板,就發現溝裡浸泡著兩具女屍。

              老金頭見瞭驚呼:“哎呀,想不到還真有暗道。我在這裡這麼多年也沒發現,那個顧偉是怎麼知道的呢?”海瑞聽瞭立刻追問,老金頭就把顧偉問暗道的事說瞭。旁邊的衙役提議去傳喚顧偉。海瑞說,先帶屍身回衙勘驗,然後張榜通告,讓有女子失蹤的人傢來衙認屍。在這之後再傳喚顧偉,若是他不來,說明他有殺人嫌疑。

              臨走,海瑞到老金頭的小屋看瞭看,見滿地的酒壇,問:“看來老哥真是喜愛杯中物啊,用什麼好菜下酒呢?”老金頭答:“小老兒好喝老酒,下酒菜卻喜歡嫩肉。”海瑞贊瞭一聲“好口福”就離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尚未張榜,在丁香園發現女屍的事已不脛而走,兩傢事主認領瞭屍身,果然就是失蹤的兩人。顧偉也來瞭,悲痛欲絕,他懇請縣令大人捉拿兇犯。海瑞問他是怎麼知道有暗道的,他說那隻是隨口說的。海瑞再問他同女伴分離後到現在是否有人能證明他的行蹤,顧偉就列出賣吃食的小販、進園前遇到的熟人以及進園後尋找女伴時遇到的人,還有老金頭等。衙役與那些人逐一核對,完全對得上。既然他沒有作案時間,就排除瞭他的嫌疑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,仵作送來驗屍報告,上面寫著“兩名女屍均被割去乳房。”海瑞鎖眉望向仵作,好似在問為何會這樣。仵作湊近他耳邊道:“大人,這乳房可是上等嫩肉啊。”海瑞聞言瞪大瞭眼:“你是說老金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 “沒錯,大人是否要把他傳來?”

              海瑞想瞭一下道:“我親自去會會他,你們隨後再到。”換上便服,海瑞又去瞭丁香園。

              縣令大人再次到訪,老金頭顯得手足無措。海瑞笑著說隻是想找老哥聊聊,還想品嘗一下老酒和嫩肉。老金頭說正好還剩兩壇好酒。他張羅一陣,兩人就對飲上瞭。喝著喝著,兩人都歪頭醉倒。不知過瞭多久,老金頭睜開眼,見海瑞已醒來,兩眼怒視著他,一把染血短刀放在桌上。海瑞喝令把老金頭押回縣衙。

              縣令大人捉到丁香園血案嫌犯的消息轟動全城,可聽說嫌犯竟是老金頭,人人驚呼。海瑞當著趕來聽審的男女老少的面,把如何從老金頭好吃嫩肉上對他產生懷疑,又如何假意拜訪將老金頭灌醉,然後乘機在老金頭的床下搜出瞭作案用的短刀等等,一五一十地陳述瞭一遍。眾人聽後,對縣令大人神速破案敬佩連連。

              海瑞宣判:將老金頭收監候斬。

              退堂後,海瑞出衙進瞭另一條街。這街上有一座高大豪宅,是號稱“曹傢樓”的大鹽商曹榮的宅邸。海瑞不等通報直闖內室,見身體肥碩,滿臉橫肉的曹榮正呆坐冥想。聽到管傢喊“縣令大人駕到”,曹榮愣怔瞭一下,忙不迭地把案幾上的一本書塞到椅墊下,才起身恭迎。

              海瑞開門見山,聽說府上小姐也曾去丁香園遊玩,特來核實小姐是否安好。如曹小姐無恙,想向她瞭解一下園中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曹榮轉轉眼珠,說小女已離傢多日。海瑞追問,曹小姐是去走親訪友,還是失蹤瞭?曹榮又轉半天眼珠,回答說是離傢出走。海瑞說官府一定會查清曹小姐去向,說罷便告辭瞭。

              回衙後,海瑞到書房找出一本書草草閱過,臉色大變。他飛快寫瞭封信,派一得力衙役騎快馬送到鄰近的東海縣。當晚,接信人隨送信衙役飛馬趕來。這人身披大氅,風帽遮面。海瑞向他面授機宜。此人走出府衙,融入夜幕。黎明前,此人潛回,將帶回的幾樣東西交給海瑞。海瑞帶領徹夜待命的衙役捕快趕赴曹傢樓。

              敲開大門,隻見曹榮兩眼血紅,面色蒼白。海瑞下令以涉嫌殺人罪逮捕曹榮。

              府衙大堂又擠滿來聽審的百姓。那曹榮肥臉聳動,拒不承認兩名被害女子是他所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