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fcar7'><em id='fcar7'></em><td id='fcar7'><div id='fcar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car7'><big id='fcar7'><big id='fcar7'></big><legend id='fcar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<ins id='fcar7'></ins>
  • <tr id='fcar7'><strong id='fcar7'></strong><small id='fcar7'></small><button id='fcar7'></button><li id='fcar7'><noscript id='fcar7'><big id='fcar7'></big><dt id='fcar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car7'><table id='fcar7'><blockquote id='fcar7'><tbody id='fcar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car7'></u><kbd id='fcar7'><kbd id='fcar7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i id='fcar7'><div id='fcar7'><ins id='fcar7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 id='fcar7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fcar7'><strong id='fcar7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span id='fcar7'></span>
          <dl id='fcar7'></dl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fcar7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燒火將軍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  雲龍是六井村人,財主石仁田為瞭霸占他的宅基地遷葬祖墳,就勾結官府,告雲龍的父母造反。雲龍父母含冤被殺,雲龍在親戚的幫助下逃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道光二十三年冬夜,雲龍流浪到容州,餓昏在大街上。此時,容州四龍武館館長王覽水在徒弟們的簇擁下走出繡江酒樓。王覽水因多喝瞭幾杯酒,腳步有些踉蹌,一不留神,被倒在地上的雲龍絆瞭一下,身體失去重心,撲倒在地,一時翻江倒海,吐瞭一身。

              徒弟們忙上前把王覽水扶起,看到絆倒師傅的竟是一個乞丐,不由分說,提起來欲打。王覽水連忙制止:“我們習武之人講的是打抱不平,怎麼能欺凌弱小?快,把他扶到酒樓裡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眾人把雲龍救醒,給他端來熱湯熱飯。雲龍狼吞虎咽,吃飽喝足後,抱拳道:“謝謝各位叔叔!”眾人說:“要謝就謝我們王館長。”雲龍“撲通”跪倒在地:“謝謝王館長的搭救之恩!雲龍四處流浪,還望館長好事做到底,收留雲龍。雲龍當牛做馬也要報答館長。”王覽水見雲龍口齒伶俐,聰明懂事,心中就有瞭幾分喜愛,攙起他說:“小小年紀到處流浪,怪可憐的,你就到我們武館來吧,夥房正好缺個燒火的。”從此,雲龍就在四龍武館夥房裡幫忙。

              四龍武館傳授各種武功,但主打項目是擲標槍,王覽水本人也有“標槍王”之譽。百米之外放一個蟠桃,王覽水閉上眼睛,隨手一比“嗖”地把手中的標槍擲出,也會不偏不倚地刺中蟠桃。強將手下無弱兵,在王覽水的教導下,他的徒弟擲起標槍來,個個身手不凡。

              四龍武館的夥房就在訓練場旁邊。燒火之餘,雲龍經常觀看王覽水和徒弟們擲標槍,心裡十分羨慕。他幾次想跟王館長提出學標槍,最後還是忍住瞭,他想王館長搭救瞭自己,讓他又吃又住的,應該知足,不能再去麻煩人傢。不過,一想到如果學會瞭擲標槍,就能潛回村裡刺死石仁田為父母報仇,雲龍就忍不住激動萬分。他常常一邊燒火,一邊支起耳朵聽王館長對徒弟們的指點。一有空閑,雲龍就按照王館長所說的投擲要點,把手中的燒火棍當標槍,練習投擲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年秋天,武館來瞭一位神秘人物,他跟王館長密談瞭一次就走瞭。不久,到武館來學武的人陡然增多,達1000多人,夥房因此多開瞭一排灶,燒火成瞭忙活兒,雲龍每天忙得團團轉。實在忙不過來瞭,雲龍動起瞭腦筋,他發現,為瞭防止發生火災,劈柴都堆放在離夥房50米遠的地方,取柴燒火來回不停走,十分消耗體力。雲龍想,與其把大部分時間花在取柴上,不如用飛柴燒火的方法。說幹就幹,他站在劈柴堆上看著50米外那排熊熊燃燒的灶口,哪個灶口裡的柴燒得差不多瞭,就撿起一塊劈柴,“嗖”地投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由於天天練習,到瞭後來,即使在百米之外放一個冬瓜,雲龍也能擲出燒火棍,穿瓜而過。

              五年一晃而過,雲龍長成瞭一個大小夥子。不管是飛柴,還是擲標槍,他的本領都已十分瞭得。

              這年夏季的一天,復仇心切的雲龍帶上一小桶黃磷,十根燒火棍,策馬回到六井村。他立在村口,看到財主石仁田的宅院旁邊,有七八個谷倉,每個谷倉的屋簷下都堆放著滿滿一墻幹燥的柴草。

              雲龍把十根燒火棍在黃磷桶裡拌上黃磷,奮力朝百米外的谷倉擲去,燒火棍插到谷倉的柴墻上時,摩擦起火,一時火光熊熊,很快驚動石宅。石仁田跑出來大呼:“谷倉起火瞭,快來救火!救火!”

              仇人相見,分外眼紅。雲龍把手中的燒火棍猛地朝石仁田擲去,正中老財主的心窩!火苗燒著瞭老財主身上的衣服,借助風勢,蔓延開來。雲龍猶覺不解恨,又擲瞭一根燒火棍,石仁田成瞭一個火人。

              等傢丁們紛紛趕來,養尊處優的老財主已經渾身焦黑,躺在地上,隻有進的氣,沒有出的氣瞭。雲龍不等那些傢丁圍攏上來,翻身上馬,一溜煙跑瞭。

              報瞭仇後,雲龍回到四龍武館,驚奇地發現訓練場上站滿瞭人,這些人以前都到這裡學過武。館長王覽水正在慷慨激昂地講話:“今天是個好日子,我們要到桂平縣去祝壽!大傢都把各自的兵器帶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雲龍不知道是給誰祝壽這樣興師動眾,而且還要帶上兵器,他滿腹狐疑地跟著大夥兒。

              來到桂平金田村,這才知道做壽的人是洪秀全,而幾年前到武館來的神秘人是地位僅次於洪秀全的南王馮雲山。除瞭容州外,廣西各地也來瞭不少祝壽的習武者,共有兩三萬人,聲勢浩大。

              “恭祝萬壽”的活動結束後,洪秀全馬上宣佈起義,建號太平天國。隨後,雲龍跟隨王覽水等人蓄發易服,頭裹紅巾,開始瞭震驚中外的太平天國農民戰爭!

              在戰場上,雲龍發揮他的絕技,不斷投擲燒火棍,焚敵營,燒敵船,立下瞭汗馬功勞。

              十年後,雲龍所在的太平軍進攻浙江時,遭到瞭華爾洋槍隊和清軍的頑強抵抗。洋槍隊員前排單膝跪地,後排挺立,華爾把手中的指揮刀一揮,一陣排槍響過,吶喊著沖鋒的太平軍馬上就成片倒地,躲在洋槍隊背後的清軍樂得直鼓掌……

              太平軍首領氣紅瞭眼。雲龍見狀,挺胸上前:“我用我的土燒火棍對付洋鬼子的洋燒火棍,不信打不過它!”說著抱上一束蘸瞭黃磷的燒火棍迎著槍林彈雨策馬向前。

              戰馬很快中彈倒地。雲龍以戰馬的屍首為掩體,奮力把手中的燒火棍接連朝洋槍隊投去,每根燒火棍都擊中瞭洋槍隊員身邊的小火藥桶,爆炸聲此起彼伏,剛才還整齊劃一的洋槍隊一下子亂瞭營,有的被炸死,有的被炸傷,剩下的洋槍隊隊員紛紛逃跑。太平軍吶喊著沖瞭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華爾邊撤邊用手槍瞄準雲龍,一聲槍響,雲龍不幸中彈。倒下之前,雲龍掙紮著把最後一根燒火棍朝華爾投去。燒火棍正中華爾胸部,華爾的軍服立即熊熊燃起來。清軍首領見狀,連忙派人拼死上前,撲滅華爾身上的火苗,將他救瞭回去。

              這次戰役,太平軍大勝,而雲龍則永遠地閉上瞭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三天後,洋槍隊首任隊長華爾因傷勢過重,不治身亡。

              洪秀全知道雲龍的事跡後,謚封他為“燒火將軍”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這個緣故,燒火棍在其他地方是對火器的戲稱,在容州卻不是,它講述的是雲龍從乞丐成為太平軍戰士的英勇故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