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ph8dn'></dl>
  1. <tr id='ph8dn'><strong id='ph8dn'></strong><small id='ph8dn'></small><button id='ph8dn'></button><li id='ph8dn'><noscript id='ph8dn'><big id='ph8dn'></big><dt id='ph8d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h8dn'><table id='ph8dn'><blockquote id='ph8dn'><tbody id='ph8d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h8dn'></u><kbd id='ph8dn'><kbd id='ph8dn'></kbd></kbd>
  2. <i id='ph8dn'><div id='ph8dn'><ins id='ph8dn'></ins></div></i>

  3. <acronym id='ph8dn'><em id='ph8dn'></em><td id='ph8dn'><div id='ph8d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h8dn'><big id='ph8dn'><big id='ph8dn'></big><legend id='ph8d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i id='ph8dn'></i>

      <code id='ph8dn'><strong id='ph8dn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span id='ph8dn'></span>

        <ins id='ph8dn'></in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ph8dn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秀才借馬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乾隆年間,彰德府涉縣的下莊村出瞭八個秀才。秀才們皆十八九歲,個個有才華。

            有一年,涉縣來瞭一個新縣令,名叫胡泰頂。這位縣太爺頗有抱負,上任伊始便到各個村莊體察民情,期待盡快做出一番政績。同時,這位縣太爺還有一個毛病——出行時喜歡講排場,不管從哪個村子經過,都要該村的秀才出來迎接,秀才們必須立馬收拾幹凈,換上長袍馬褂,到村口列隊行禮,然後將縣太爺護送出村。

            這下可苦瞭下莊村的八位秀才。官道從下莊村村北的牌樓前經過,縣太爺每回外出體察民情,這裡是必經之路。

            每逢迎來送往,秀才們都得從傢裡跑到北樓,再把縣太爺從北樓送到南樓,一耽擱就是好幾個時辰,嚴重影響瞭正常營生。

            有一回,幾名秀才挑著擔子朝地裡送肥料,突然聽到鳴鑼開道的聲音,撂下擔子就往傢裡跑,換好衣裳急火火地奔到北樓口。誰知,他們去晚瞭。胡泰頂騎著高頭大馬,皺著眉頭,很不高興。縣太爺的隨從更是將秀才們訓斥瞭一番,說他們不知禮數。秀才們挨瞭訓斥,卻隻能跪在地上,敢怒不敢言。

            那年冬至,八個秀才聚在一起喝酒。酒過三巡,他們開始合計:來年該如何避免對縣太爺的迎來送往呢?

            眾人一番討論,卻沒有任何結果。此時,楊秀才開口瞭,他壓低聲音,將自己的想法和盤托出。秀才們聽後,大喜過望,紛紛稱贊楊秀才有“王佐之才”。

            次日一大早,楊秀才跑到縣衙,代表下莊村的秀才們拜見胡泰頂,開門見山說明來意:“我們下莊村的八個秀才,生活貧困,打算借隆冬時節積肥,來年有個好收成,考慮到大人最近不會到各個村子體察民情,我們想借用大人的馬運肥,隻需一天足矣。”

            胡泰頂一聽,立馬沉下臉來,沒好氣地說:“酸腐,酸腐,你們種地積肥,居然跑到縣衙借用我的馬,是何緣由?村裡的騾馬多的是,為何不去借?”

            楊秀才不急,一字一句地說:“今冬雪大,來年必是豐年,倘若大人將馬借予我等,待豐收之後我等將感念大人恩德,十裡八鄉必定廣為歌頌。”

            胡泰頂一聽,陷入沉思。這時,師爺悄悄拉瞭一把胡泰頂的衣袖,胡泰頂跟著師爺到後堂。

            師爺問道:“大人當真不願借馬給那些秀才?”“廢話,這還用說嗎?若真把馬借出去運肥,本縣顏面何在?”胡泰頂怒氣沖沖地說。

            師爺言道:“大人可知道,下莊村的八個秀才個個有才氣,前程不可限量,來日進京趕考,興許會有那麼幾個考取功名,到時……”胡泰頂一聽,連連點頭,拍著師爺的肩膀連聲稱道:“言之有理,言之有理。”

            最終,胡泰頂將自己的馬借給瞭楊秀才。楊秀才叩頭謝恩,說瞭一番恭維之語,將馬牽回瞭下莊村。

            隨後,秀才們將馬拴到瞭北樓下那棵大核桃樹上,他們按照楊秀才的計謀行事,像平常迎接縣太爺那樣,穿著長袍馬褂,面對那匹馬行跪拜之禮,每拜一次,楊秀才便揮著鞭子狠狠地抽打馬屁股,馬兒被縣太爺嬌寵慣瞭,哪裡受過此等待遇,疼得渾身直哆嗦,四條蹄子不住騰挪跳躍,但它被拴在樹上,想跑也跑不瞭。

            就這樣,行禮,打馬,再行禮,再打馬,一直折騰瞭大半天。

            次日一早,楊秀才將馬喂瞭,牽回瞭縣衙。

            幾日後,雪過天晴,胡泰頂騎馬下去巡察,行至下莊村口時,八名秀才早已立在北樓下那棵大核桃樹旁候著。

            待到胡泰頂走近瞭,秀才們連忙朝著胡泰頂行禮。誰知,秀才們剛彎下腰,胡泰頂的馬突然像發瞭瘋似的,撒開四蹄狂蹦亂跳,向遠處急逃,若非胡泰頂身子骨強健,早已跌落馬下。

            此後,胡泰頂幾次從下莊經過,那匹馬都會發瘋。胡泰頂不是傻子,很快猜到瞭個中原委,高聲喝道:“一定是那幾個秀才給馬做瞭什麼手腳!哼,我饒不瞭他們!來人,把那八個人抓來審訊!”

            師爺連忙阻攔,說道:“大人,我剛聽到消息,那下莊村的八名秀才昨日已寫瞭一篇佳文,歌頌大人將自己的馬慷慨借給他們運肥,實乃仁政愛民之舉。據說,此文已呈至彰德府劉大人處,劉大人很是滿意……”

            胡泰頂轉怒為喜:“沒想到這些秀才竟有如此心計,不可小覷啊,將來必有前程。”

            師爺向胡泰頂建議:“老爺不妨順水推舟,將那匹馬送給下莊村的秀才們作為獎勵……”

            胡泰頂沉思一陣後,擺瞭擺手,說:“那幾個秀才要的不是那匹馬,而是免除頻繁迎送這一套禮節。罷瞭,從今日起,此禮節全免。那匹馬,就送給那些秀才吧。”

            師爺忙道:“老爺寬宏大度,前程無量!”

            幾百年過去瞭,下莊村依然流傳著“秀才借馬”的故事。